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迎新舞会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迎新舞会
迎新舞会  几个星期之前,我和我老婆的妹妹小琪有着不可思议的经历,她是一所私立高中的老师,常常和她的学生牵扯不清,因为她才二十三岁,而且很有吸引力,我有时甚至都会对她想入非非。  她在两年前和她的男朋友分手,好不容易才适应了单身生活,她生日那天,我和我老婆决定带她出来庆祝生日。那天我们聊得很开心,小琪告诉我们她学校就要办今年的迎新舞会,她说学校里的老师都很想在那天见到她的男朋友,因为他们听到小琪常常说她的男朋友是多幺地棒,但是现在她又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大家她们已经分手的事实。  我老婆一向很疼她妹妹,我们回家之后,她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她躺在床上要我帮一个大忙,装成小琪的男朋友去参加舞会,我马上拒绝,我一向讨厌跳舞而且我更讨厌被一群小鬼头和老教师问包围,我老婆很生气,她说要是我不答应,从此之后再也别碰她。  第二天我答应了,我老婆立刻通知小琪,这件事让她吓了一跳,但是她显然很开心。  「谢谢你们这样帮我,我会好好準备的。」  我的心里却很不安,我如何能装成和她交往多年的样子呢?我对她的了解实在不多。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我真的没有任何性生活,因为我老婆说一定要我完成了这件事之后,她才肯给我,免得我反悔,在舞会的前一天,我打电话给小琪,约好我们隔天要穿的衣服,她说明天的主题是热带森林,所以我可以穿宽松的花衬衫和海滩裤去。  九点正,我去她的公寓接她,当她打开门时,我差点昏了过去,她穿一件超迷你的白色贴身短裤,使得她的臀部看来诱人极了,短裤的布料少得恰到好处,正好可以让我看到她的黑色三角裤的边缘,而她丰满的胸部,被一件半截式的紧身蓝色短上衣包着,好像胸前藏了两个大柳橙一样,那件上衣很紧,里面是不可能穿胸罩的。  她要我等一下,弯下腰来穿鞋子,从我的角度,我可以看到她臀部最完的线条,她穿好鞋子看了看表,她说还有点时间,我们可以先喝点酒,我喝了几杯玛格丽特来平抚我的欲望。  「哇,这些酒真够劲的。」小琪笑道  我们各喝了三杯,有了酒意,我忍不住评论她的打扮,我告诉她,她今晚很美,我也需要去练习做她的男友。  她说她的前男友一向很浪漫,她要我也照着做,她还要试试穿了这双六寸的高跟鞋之后是不是还能跳舞,她抓住我的手背对我强迫和她跳舞,她那完美的臀部磨擦着我的双腿之间,我的跨下已经鼓了起来,紧接着她一个快速转身,她的双腿靠在我半勃起的阳具上。  她的手隔着短裤轻抚着我,还轻轻地发出呻吟,然后解开我的裤子,拉出我的阴茎,开始上下地搓弄,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完全硬起来为止,当她含住我的老二时,我已经解开她的短裤。以确定她的内裤是黑色的。  她的香舌舔我的色头时,我差点控制不住,我一叫着她的名字,一边把我的中指插迈她的小穴里,她已经湿得不得了了。  正当我想脱下她内裤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耳光,「你的老二长得不错,但是还不到我所能接受的最小尺码,没有十寸以上的老二休想来插我,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之后,我有很多机会看到很多的阳具,我知道多大的家伙能让我满足。」  她一边说话,还是一边帮我吹箫,而我还是继续用手摸着她的阴户,我觉得她的阴户还有些空间,于是我决定再多插进一根手指,她的屁股开始前后地摇,而她的舌头也加快了速度,我不断地昌上手指,直到我的整支手掌插进她的阴户里为止。  「这就是我要的,够大才会爽!」她呻吟道。  我用尽力气把我的整个手插进去,她一边叫着春,一边急促地喘着气,她的声音很大,甚至引来了隔壁邻居敲墻抗议,而随着我的速度加快,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得用另一只手按住她,才能阻止她全身强烈地抖动。  就这样过了大约五分钟,忽然,我感到我的龟头一麻,我的龟头进入了她的喉咙,我再也抵受不了,精液直接由我的龟头送进了她的胃里,我完事后,她跳了起来,说我们现在一定要出发了,再不走就迟到了,就这样,我们整理好衣服就出门了。  路上我一直很不舒服,因为我始终无法想像,刚才在她家所发生的一切,我老婆的妹妹居然才帮我吹过箫。车内的空气散发着性的气味,刚才的一切好像引起了她的性欲,她今夜看来要找一个适合她的阳具,好告诉我什幺才是真正的性交。  我不知道我老婆晓不晓得,她妹妹是个这样的贱货,她们姐妹两常常见面,也常常去泡酒吧,有时她们还在外面的旅馆过夜,因为她们醉得不能开车回家,我不知道我老婆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车子準时停进了学校的停车场,在第一首音乐响起时,我们及时的跑进了会场,她把我介绍给她的同事,我蛮受欢迎的,也和他们愉快地交谈,后来小琪离开我的身边,在鸡尾酒桌边被一群年轻的男孩围住了,我走到她身后,听听他们在说什幺。  那些男孩好像一直在称讚她的好身材,当小琪发现我在她身后时,她几乎吓得跳了起来,小琪把我介绍给他们,我也从而知道他们都是小琪生物课的学生,由他们的年纪来看,他们也不像高一的学生,于是我偷偷地问她,她是不是想在这些男孩中找一个合适的处男,来满足她的需要?  「没问题,我会试试看的。」小琪居然这样回答我。  小琪开始和那些男孩玩,她和每一个男孩跳舞的时候,总是故意用小腹去磨擦对方的下体,藉以了解对方的「尺寸」,而这个时候,有个叫阿力的黑人男学生走到我身边,他问我小琪和我要不要去参加他表哥的派对,我说我只是配角,他应该自己去邀请小琪。  小琪也挽着两个男孩走了过来,她偷偷地告诉我,要我去车上準备一下,因为这两个男孩的老二,是她所碰过的最大的。我跑了出去,到车上把车窗窗帘拉下,她们三上进了后座,我把车停到两辆校车巴士之间以挡住视线。  那两个男孩很害羞,一定是处男,一个叫小石的男孩开始吻着小琪的嘴,另一个叫阿丹的则解开了小琪的上衣,露出小琪完美的乳房,小琪要他们把裤子脱掉了,让她看看他们的鸡巴,眼前所看到的简直像A片,这两个男孩都有14寸的大老二,而且粗得简直像可乐罐。  小琪脱了短裤弯下腰帮小石吹箫,要小丹插她的小穴,她的屁股分得很开,很容易看到她湿得发亮的阴唇,小丹把龟头抵住她的阴户,慢慢地把龟头插了进去,小琪大声地呻吟了一声,「插进去就是了,别怕!」  同时,小石正在享受他人生的第一次,他的阳具把小琪的嘴撑到了极限,而小琪还不断地把臀部往后顶,好让小丹插得更深入,她肉穴的弹性完全可以容纳小丹的肉棒,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小琪在这两根巨大的鸡巴之间,前后摇动着,我还故意把车上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以掩盖小琪的浪叫声。  在小丹快射精的时候,小琪叫得最大声,没多久小丹把精液射进小琪的骚穴里,小琪马上要小石坐正,我看着小琪往那根大阴茎上坐了下去,车子随着小琪身体的起落而不断地晃动。当小石射精时,两人都忘情地大叫,大概又抽送了十五下之后,小石才射完精,阴茎心不甘情不愿地滑了出来。  之后小琪和他们两个吻别,再把丝袜和吊袜带送给他们当记念品,我无法将我的视线不放在小琪张开了的小穴上,精液不断地从洞中流出,流淌在车座上,她要我到后座来。  「我要你过来清理一下我的小穴,如果你做得很好,或许我会考虑放弃我的原则哦!」  我可不想去舔这个刚被两个人干过的肉穴,但是我想也许还可以谈谈条件,我告诉小琪,要我做可以,但是她得满足我的一个最大的幻想,我要她装成我的老婆,而且是一个最淫蕩的老婆,小琪大叫说淫蕩的部份,她根本不用假装。  我低下头开始舔她的阴唇,阴唇上尽是精液和汗水的味道,我用尽力气吸她的阴户,她抱住我的头,拚命地往她的阴户按,接着一股阴精涌了出来,直往我嘴里灌,我立刻吞了下去,不过这股精液竟然像停不下来,这时我才知道她居然尿在我的口中,我太不甘心了。  「今夜你都要听我的摆布了!」  在下车前,她穿好了裤子。  「我得承认你很会舔女人的穴,我再进去舞会十分钟,十分钟后你到前门来接我,我们去参加阿力的派对。」  她转身离开时,我还不敢相信她的体力有这幺好!  在前往派对的路上,她要我先去她的家一趟,她还要我跑上楼去拿要换的衣服,她要换上我指定的衣服去见她的学生们,她的衣橱里有好多衣物,我选了件黑色的塑胶迷你紧身短裤和一件小得像比基尼泳装的黑色上衣,我拿了衣服沖上车往目的地开去,小琪到后座换了衣服,说她要小睡一会,要我到了目的地再叫她。  我一直往城南开去,这里的人烟比较稀少,我到了目的,那是一幢破旧的房子,这时我叫醒了小琪,当我们走迈屋子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小琪身上,她的乳房高耸,透过衣料更可以看到她乳头的印子,她的屁股已经又圆又翘了,但是现在看起来更诱人了,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着她。  小琪开始和阿力跳舞,而我则到一边喝酒,有个打扮怪异的人给了我两杯调好的酒,我喝了酒之后坐在一旁的长少发上,这两杯酒除了酒精之外显然掺了一些别的东西。  我发现,我的注意力开怡不能集中了,我听到我身边的几个家伙谈论着小小琪,他们在争辨小琪是不是落翅仔,我问他们什幺是落翅仔,他们向我解释落翅仔就是常常找机会来参加这种派对,然后和一大群男人上床的女人,我告诉这些人,一会他们就知道这女人是不是了。  在两点的时候,我打电话给我老婆,告诉她我会很晚回家,她要我放心玩,也看好她的妹妹,当我挂上电话,我却发现小琪不见了。我走到走廊,看到卧室门口排了一条长龙,我推开人潮挤了进去,眼前的景像快让我昏了过去。  我看到小琪光着屁股站在一张椅子上,她向所有的人宣布,想和她性交的人要脱了裤子自己把自己的老二弄硬,然后按着阳具的大小,老二最小的先上来干她,可以自由选择用她的嘴或阴户,但是不能走后门。  排队的人起码有四十个,有黑人、白人、拉丁人,甚至还有几个阿拉伯人,小琪像条母狗似地趴下,并且为一个男的吹箫,老二第二小的上来干她,上来的男人老二越来越大,当男人的鸡巴尺寸到了十二寸时,小琪开始有了快感,我一直盯着她的阴唇看,她的阴唇像是被撑开到了极限,但是小琪一点也没有疲累的样子,还是一个又一个地迎合每个男人。  最后轮到了阿力,他已经排了一个小时,小琪现在是躺着将腿张开,阿力的老二真的很大,起码有十五寸长,不但粗得惊人,而且黑得像根煤棍,他慢慢地将龟头插进小琪湿润的肉洞,小论小琪刚被多少人干过,她的阴户还是很紧,接着阿力加快了速度。  在小琪还不知道阿力的详细尺寸时,阿力已经一股劲地全插了进去,阿力的每一次抽送,都让小琪爽得大声浪叫,我甚至还能听到阿力插到底时,他的睪丸撞到小琪屁股所发出的响声,小琪爱上阿力的每一寸鸡巴,当阿力想把他的鸡巴抽出来时,小琪抱住他的屁股,「求求你,别停下来,我要你在里面,你干得我好爽。」  阿力重又插到了底,看来小琪会为了阿力的鸡巴做任何事了,阿力又干了小琪二十分钟,才大吼着射精在小琪的子宫里,当他拔出他的阳具时,还发出了响亮的水声,我看到他的精液灌满了小琪的阴户,还一直往外流到她的屁股上。  小琪要我过去帮她清理一下,我听从她的指挥,把她私处的精液都吃乾凈,直到又尝到她的爱液为止,接着小琪让我干她,她的阴户已经松了,我插进去时几乎没有感觉,过了几分钟后,我也射在里面了。  我到另一个房间休息,而小琪还在原来的房间里继续和所有人性交,其中我被叫到那个房间几次,去执行我的「清洁任务」。  我们两人是在早上五点才走的,她被干得几乎不能走到车上,小琪说我的嘴上功夫很好,而阿力说他还会打电话找我们的,我送了小琪回家,再回到我那被蒙在鼓里的老婆身边。  也许只是我以为她被蒙在鼓里。             【迎新舞会篇完】               篮球比赛篇  接下来的这一篇是我和我老婆,在最近一个很令人兴奋的旅行中,所发生的故事。  我们接到她妹妹小琪的邀请,去佛罗里达州渡三天的连假,小琪最近接任了她们学校蓝球队指导老师,不过说穿了,她也不会什幺蓝球,只是负责一些事务性的工作而已,另外还有两个老师才是负责技术性的工作,不过他们之间好像竞争蛮激烈的,这种工作上的竞争总是难免的。  我老婆贝贝体重145磅,有着36D的胸部和浑圆的屁股,小琪只有125磅,但也有C罩杯的胸部,她们两个都是美女。  我们準备好行李等小琪的校车来接我们,那是四轮传动的休旅车,要开五个小时才能到达奥兰多,我们是晚上七点上的车,车上已经坐了五个男孩,我发现阿力坐在我身后时我吓了一跳,我上次才看他和小琪性交,当他和贝贝握手时,脸上露出狂喜的笑容,我知道我得在这几天内看好他们,让他们保持距离。  整个车程都很无聊,直到我们开到一个休息站略做休息,当我重新上车时,我发现我被换到后座,而阿力却坐在我老婆身边,他们两个好像很合得来,聊得很开心,而我也注意到阿力好像很能讨女人的欢心,路上我小睡了一会,直到我们到了旅馆,我老婆跳下车时,阿力有意无意地摸了她一下屁股。  学校把旅馆的顶楼全租了下来,我和我老婆就住在小琪隔壁的房间,其它蓝球队员就住在离我们稍远的房间,那天晚上大家都直接回房休息,因为时间太晚了,我和贝贝躺在床上聊天,她提到阿力,说他是个不错的男孩,而此时,我也听到小琪的房间传来一些怪声,其中还有阿力的声音,我和贝贝开始留心隔壁的呻吟声。  「我猜得没错,」我老婆说道:「他们两个搞得很火热呢。」  小琪的呻吟声持续了半个小时,才听到阿力射精的吼声,那一夜我们还数度被小琪和阿力性交的叫声吵醒,我相信贝贝一定为他们的过人精力留下了深刻的印像。  我老婆一直不断提到昨晚的事,她也对她妹妹的变化感到惊讶,她以前一直是很天真无邪的,谁知道她现在居然和她的黑人学生彻夜性交?  在小琪和蓝球队去比赛的时候,我和贝贝去採购也在城里逛了逛,我老婆买了件新衣服,在晚餐的时候穿,那是一件很合身的蓝色短洋装,完全展露了她的迷人曲线,她问我,「为什幺阿力会那幺喜欢搞她妹妹,是不是因为小琪比我苗条?」  「不是的,也许他就是喜欢,年纪比他大的女人,而且你妹妹也很容易搞上床。」  贝贝说这次的旅行也许是她妹妹刻意安排的,她想看看谁比较好,我暗示她可以自己去问阿力。  「我相信,你比你妹妹更吸引男孩。」  球队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每个人都很放松,阿力因为伤了脚踝,所以明天不能参加决赛,于是我们决定出去用餐跳跳舞,我老婆换上新衣,并且决定不戴胸罩,因为她的新衣里原本就有罩杯了。她这样穿真的很性感,小琪也穿得同样性感,她穿了起迷你的短裤,差不多露出内裤的那一种,上衣则是小得快包不住她的乳房了,我们一起出了门。  这是一间由老仓库改装成的小酒吧,酒吧里挤满了人,几个男孩们买酒请贝贝和小琪喝,我老婆轮流和那篮球队只跳舞,她和阿力跳舞时,好像特别开心,她在舞池的中央用小腹磨着阿力的下体,阿力的手则是由贝贝的腰一直摸到了屁股,正当他摸的得忘形时,小琪过来把阿力拉开,也一边跳舞,一边磨着阿力的小腹。  贝贝过来向我告状,「她好像是故意想和我比赛似的,她刚才就想把我挤出去。」  这样的事情当晚一直发生,酒吧打烊时,我和阿力一起把贝贝扶了出去,她喝得太多了,我发现阿力在扶她上车时,一直故意地摸她的胸部,他们两个坐在后座,我由后照镜上看到阿力趁机偷摸贝贝。我猜他一定很喜欢女人的屁股,因为他一直集中注意力在贝贝的屁股上,他已经把贝贝的裙子拉到腰上,手一直摸着贝贝的屁股。  到了旅馆,每个人都跳下了车,贝贝说她想去泡个热水,我带她到房间换上了泳装,贝贝穿上她的新蓝色比基尼,那是一套超迷你的泳装,下半身还是丁字裤,贝贝换上衣服说小琪今天会知道谁才是最有魅力的女人,我问她为什幺要和阿力跳那幺煽情的舞?  「我控制不了,那个男孩真的很吸引人,我有一次不小心摸到他那里,他的老二大得好吓人。」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喝多了,我要她去玩得开心点,我觉得头重脚轻,我想在房间里休息一下,贝贝希望我过去,免得事件做得过了火。  「没关系的,不论你会不会做过了火,我保证都不会生气的。」  于是我老婆出了房间,走向室外的按摩热水池。  半小时之后我醒来,决定去看看我老婆,整个游池区很黑,标示板上说这个区域在晚上不开放,我爬过栏桿进入了更衣室,透过窗子看着热水池,因为距离很近,我连他们的对话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贝贝和小琪与四个黑人泡在水池里,其中有阿力、小马、小金和阿雷,他们都是球队队员,他们几个一边泡着热水,一边喝着烈酒。  小琪坐在阿力腿上,而贝贝坐在小马的腿上,他们按摩着这两位美女的肩,按了一会之后,阿力解开小琪泳装上衣的衣带,所有的人都看着她展露出她36D的双乳。  「哇!老师,你的胸部好大啊!」  小琪转过身,脱下她的上装。  「你们看,我比我姐姐的奶子挺多了。」  「我不认为,」小马说道:「你的虽然大一点,但是贝贝的乳房形状比较好看。」  所有的人都同意小马的说法,我看到小琪气得脸发红,阿力要贝贝坐到他身边去,小琪这时再也受不了,她站了起来,要所有人到她的房间去,她要告诉大家,什幺才是真正的女人,当他们经过我身边时,我躲了起来不让他们发现。  「那骚货以为她是谁?」小琪离开时还不断地咒骂。  现在水池里只剩贝贝和阿力了,阿力吻着贝贝的脖子,我老婆的乳头在夜晚的凉风之中挺立起来。  「你真的要做吗?我才刚满十五岁,你这样会变花癡的。」  「没关系,」贝贝说道:「我只想体验一下我人生的第一根黑鸡巴,不管会发生什幺事。」  阿力开始吻我老婆的身体,由她的嘴一直吻到她的乳头,接着他坐到水池边上脱下他的裤子。  「我的天啊,好大!」贝贝叫道。  他的老二垂在他的双腿之间,快到他的膝盖了,阿力要她含在嘴里直到硬起来为止,贝贝张大了嘴还差一点含不进龟头,这个鸡巴粗得像啤酒瓶一样。贝贝慢慢地上下动着头吸着这根鸡巴,阿力则摸着她的屁股,黑鸡巴在贝贝口中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阿力还用他的鸡巴拍打着贝贝的脸颊。  「看来你很喜欢黑老二,我看你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完美的花癡了。」  他要贝贝脱下泳裤,贝贝站了起来,脱下泳裤,露出她才刚剃过毛的阴户,阿力要贝贝转过身,他拍了拍贝贝的屁股,接着我听到有一群人走进泳池区,阿力和贝贝连忙跑进了更衣室,关上了所有的门,不过他们没发现我,阿力躺在一张充气垫上,要贝贝继续帮他吹箫。  十分钟后,阿力把贝贝按倒在床垫上,我和他们的距离不到一尺远,我们中间只有一张蓝色的布帘挡着,阿力要贝贝把腿张开,他把他的大龟头对準了贝贝的小穴,我可以看到贝贝的阴唇之间充满了爱液。  「你真的决定,接受一个真正的男人鸡巴了吗?」  贝贝要他等一下,她要阿力戴上保险套,阿力冷笑一声,把他的鸡巴用力插进我老婆的阴户里,贝贝的小穴像被撑到了极限,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像得到了最高的享受,阿力的抽送使得贝贝不断地浪叫。  他的每一个抽送,由我的角度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每一次都是全插进去,他的睪丸不停地撞在贝贝的屁股上,她的阴唇紧紧地包着阿力的阴茎,她第一次高潮时,我还清楚地看着她的肌肉痉挛,高潮一过,阿力躺在床上,我看到贝贝的小穴已经合不起来了,整个小穴被干得发红。  我老婆慢慢地往那根大鸡巴上坐了下去,阿力捏着她的屁股狠干着她,没多久,贝贝又全身发抖到了高潮,此时我也看到阿力的手指正摸着贝贝的屁眼,阿力由地上捡了一瓶防晒油,并且倒在手上,然后将一根手插进贝贝的后门里。  我老婆全身一颤,但是没有太大反应,我想她是全神贯注在她体内的那根大鸡巴,阿力的抽送发出了响亮的水声,接着阿力让贝贝趴在地上,他拨开贝贝的屁股,我看见了她涂满油的肛门,阿力在他的阳具上又抹了防晒油,很明显地,他要干贝贝的后门。  他慢慢地把龟头刺进贝贝的小菊花眼上,贝贝放松了一些,他的鸡巴又进去了一些,经过了几分钟的适应之后,阿力开始抽送,他的整根鸡巴都进去了,他的睪丸再一次地又撞在贝贝的屁股上,贝贝只会无意职地浪叫。  「我是一个大花癡,别停,继续用你的大鸡巴干我的屁眼……」  干了十多分钟,阿力开始咆哮,才射精在贝贝的直肠里,他搞不好射了一公升的精液在贝贝的屁眼里,我看到贝贝的整个屁眼里都是精液。  他们穿上衣服走向电梯,我急忙沖出去,由楼梯回到房间,在贝贝还没进门前,我就躺在了床上。  她一进门,我抱住她,吻她,她装做什幺事也没发生,我脱下她的泳装,开始爱抚她的私处,然后压到她身上,插了进去,她的肉洞被撑得好开,几乎没什幺感觉,干了五分钟之后我射了精,然后我们相拥而眠。  第二天我醒来,看到床上有一块很大的水渍,那都是由贝贝的屁眼里流出来的,都是阿力的精液,我马上跳了起来。  我决定出门去逛逛,好让贝贝休息,晚上八点我才回到旅馆,球队正好赢了区赛回来,贝贝打开门,她的打扮太迷人了,她穿了件黑龟的紧身小可爱和黑色的迷你短裤,说她要去参加球队的庆功宴,我则在房里睡一会。  是听到开门的声音我才醒了的,贝贝和阿力进了房间,后面还跟着小琪、小马、小金和阿雷,他们显然都喝多了,贝贝拉着小马的手放在她的臀部。  「你喜欢我的屁股吗?想不想干我的屁眼?是阿力让我知道,干屁眼有多爽的。」  贝贝看我醒了,要我和小琪去隔壁房间,我和小琪透过门缝,看着屋内的一切。  贝贝一口就叼住了小马的鸡巴,在她为小马吹箫的同时,小马脱下了她的上衣,露出她傲人的乳房。小马用手指揉着贝贝的乳头,同时阿雷也动手了,他脱下贝贝的短裤,顺手扔在地上,再凑上前去,亲吻贝贝的私处,亲了一会,他脱下自己的裤子,将他的阳具插进贝贝已经湿润的小穴中。  我老婆的小穴毫不困难地容纳了他十寸长的鸡巴,贝贝开始在两根黑肉棒之间前后摇动,过了几分钟后,阿雷开始咆哮,接着射精在我老婆体内,他射完精后,小马将贝贝翻过身去,让贝贝的头垂在床边,他再将鸡巴插进贝贝口中,直达她的喉咙,他的黑色睪丸碰到了贝贝的鼻子。  小金也脱了裤子跳上床,他的老二虽然比阿雷大一点,但是贝贝还是毫无困难地让他一次全插进去,当小马在贝贝的食道中射精时,小金已经全速抽送了,小马抽出他的阴茎,说贝贝的嘴乾起来比小琪还要舒服,现在阿力也脱了裤子上前干贝贝的嘴,他一直往贝贝的喉咙插去贝贝先是呛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就能让阿力插进喉咙里了。  于此同时,小琪和我看到了贝贝的演出,都感到欲火焚身,我脱下小琪的上衣,抚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其实和贝贝差不多大小,我再脱了她的裤子摸她的屁股。小琪跳到我身上,说道:「把你的鸡巴插进我小穴里来,我知道,你看了你老婆被这些黑人男孩轮奸之后想干我。」  我脱了我的裤子,将我硬得发疼的老二插进小琪早已湿透的小穴内,她的肉洞好松而且好湿,我往下一看,看到我的老二上沾满了一层白色的黏液,我知道那是别人的精液。  「看来,我不是今天晚上第一个插进来的人了,不过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我继续抽送着她的阴户。  贝贝的尖叫声使我们的注意力又移回房间里,阿力再度将他的大鸡巴插进贝贝的屁眼里无情地抽送,小琪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  「我姐姐变成花癡了,她将会随便让任何人插她的屁眼了。」  在她说话的同时,我把我的精液送进了她早已被灌满了的肉洞中,小琪跳下了床,跳上贝贝的床,学我老婆一样像母狗趴着,趴在我老婆的身边,阿力从我老婆屁眼中拔出他的阴茎,慢慢插进小琪的屁眼里,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他轮流干着这两位美女。  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两个美女混圆雪白的屁股在我面前,阿力用尽力气要干翻这一对姐妹花,最后阿力将精液射进小琪的直肠里,射完精又抽送了几下。  最后他要贝贝躺下收拾残局,小琪坐在我老婆脸上,将屁眼对準贝贝的嘴,我想她一定很喜欢让她姐姐舔她的肛门,小琪用力挤她的屁股,精液由她的屁眼流进我老婆的嘴里,精液已经变成浓绸的白-粽色液体,贝贝吞了下去,还伸出舌头轻舔小琪的肛门。  「把精液吸出来吧,你这个花癡,」小琪呻吟道:「我就知道,我让男人干起来才是最爽的。」  当精液不再流出来后贝贝凑上她的嘴,一直吸着小琪的屁眼,想再多吃点精液,所有的人看到了都大笑。  那夜我和小琪睡在一张床上,我老婆和那四个男孩睡在另一张大床上,真想不到,我原本贞洁的妻子,会变成现在这般淫蕩。  星期天的早上,大家很早都醒了,因为路途遥远,我们得早点退房,小琪直接穿了比基尼泳装和阿力他们上了车,而我则被迫上另一辆车,整条路上,那辆车都是摇摇晃晃的,我还看到贝贝换了好几次位置。  车开到了家,我老婆的下体痛得几乎不能走路,我知道她现在已经变成阿力的玩物了。